搜索

您當前位置:主頁(yè) > 案例展示 >

案例展示
追款討債公司這些法律一定要知道

類(lèi)別:案例展示 ? 發(fā)布時(shí)間:2019-05-17 17:26 ? 瀏覽:

 債權債務(wù)糾葛是理想生活中經(jīng)常遇到的,當債權人遇到“老賴(lài)”拒不還賬時(shí),除了自行討債、拜托討債外,就是將債務(wù)人到,經(jīng)過(guò)訴訟的伎倆迫使其實(shí)行還賬義務(wù)。打官司是有技巧的,由于有些法律、法規是存在“慣例”的,運用好這些“特別規則”,你將收獲更大的利益,使你的債權更有保證。
        出借人債務(wù)人可以就近選擇管轄。
       “被告就被告”是我國對管轄的一個(gè)基本準繩規則,但并非一切的案件都適用這一準繩。被告假設能夠在自己的住所地被告,不但可以減少因訴訟產(chǎn)生的費用,還可以迫使被告為減少自己的損失而主動(dòng)與被告和解,起到一箭雙雕的作用。關(guān)于借款案件的管轄,是這樣規則的:
       (1)《最高關(guān)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wèn)題的規則》【法釋〔2015〕18號】第三條規則: “借貸雙方就合同實(shí)行地未商定或者商定不明白,事后未達成補充協(xié)議,按照合同有關(guān)條款或者買(mǎi)賣(mài)習氣仍不能肯定的,以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為合同實(shí)行地。”
       (2)《最高關(guān)于如何肯定借款合同實(shí)行地問(wèn)題的批復》
       “合同實(shí)行地是指當事人實(shí)行合同商定義務(wù)的地點(diǎn)。借款合同是雙務(wù)合同,標的物為貨幣。方與借款方均應按照合同商定分別承擔貸出款項與出借及利息的義務(wù),方與借款方所在地都是實(shí)行合同商定義務(wù)的地點(diǎn)。依照借款合同的商定,方應先將借款劃出,從而實(shí)行了方所應承擔的義務(wù)。因此,除當事人另有商定外,應肯定方所在地為合同實(shí)行地。”
       (3)《中華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二條規則: “當事人就有關(guān)合同內容商定不明白,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則仍不能肯定的,適用下列規則:(一)質(zhì)量懇求不明白的,按照國度標準、行業(yè)標準實(shí)行;沒(méi)有國度標準、行業(yè)標準的,按照通常標準或者契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標準實(shí)行。(二)價(jià)款或者報酬不明白的,按照訂立合同時(shí)實(shí)行地的市場(chǎng)價(jià)錢(qián)實(shí)行;依法應當執行定價(jià)或者指導價(jià)的,按照規則實(shí)行。(三)實(shí)行地點(diǎn)不明白,給付貨幣的,在接受貨幣一方所在地實(shí)行;托付不動(dòng)產(chǎn)的,在不動(dòng)產(chǎn)所在地實(shí)行;其他標的,在實(shí)行義務(wù)一方所在地實(shí)行。(四)實(shí)行期限不明白的,債務(wù)人可以隨時(shí)實(shí)行,債權人也可以隨時(shí)懇求實(shí)行,但應當給對方必要的準備時(shí)間。(五)實(shí)行方式不明白的,按照有利于完成合同目的的方式實(shí)行。
       (4)實(shí)行費用的擔負不明白的,由實(shí)行義務(wù)一方擔負。”
       積極參與訴前調解和訴訟調解,避免贏(yíng)了官司輸了錢(qián)。
       有些時(shí)分,調解是必需的,假設當事人自恃勝訴無(wú)疑,拒不參與組織的調解工作,最終有可能要承擔較多的訴訟費用。因此,積極參與的訴前調解和訴訟調解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1)《最高關(guān)于民事調解工作若干問(wèn)題的規則》第一條規則:
“對受理的第一審、第二審和再審民事案件,可以在爭辯期滿(mǎn)后裁判作出行停止調解。在征得當事人各方同意后,可以在爭辯期滿(mǎn)行停止調解。”
       第二條同時(shí)規則:“關(guān)于有可能經(jīng)過(guò)調解處置的民事案件,應當調解。”
       (2) 《最高關(guān)于進(jìn)一步深化多元化糾葛處置機制革新的意見(jiàn)》【法發(fā)〔2016〕14號】第38條規則:“發(fā)揮訴訟費用杠桿作用。當事人自行和解而申請撤訴的,免交案件受理費。當事人接受拜托調解的,可以恰當減免訴訟費用。一方當事人無(wú)合理理由不參與調解或者不實(shí)行調解協(xié)議、故意拖延訴訟的,可以酌情增加其訴訟費用的擔負部分。”
       3合理肯定訴訟標的額,減少預交訴訟費及可能承擔的敗訴部分的訴訟費用。
       訴訟費并非一概由被告承擔,假設被告的標的額超越最后確認的數額,那么關(guān)于超越確認部分的訴訟費用則由被告承擔。因此,被告時(shí)應合理確認訴訟標的額,“訴訟標的額越大越好”的觀(guān)念是錯誤的。
       《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十條:“當事人依法向申請下列事項,應當交納申請費:
       (一)申請執行發(fā)作法律效能的判決、裁定、調解書(shū),仲裁機構依法作出的判決和調解書(shū),機構依法賦予強迫執行效能的債權文書(shū);
       (二)申請保全措施……”
       第十三條規則:“案件受理費分別按照下列標準交納:(一)財富案件根據訴訟央求的金額或者價(jià)額,按照下列比例分段累計交納:”
       第二十條:“案件受理費由被告、有央求權的第三人、上訴人預交。”
       第二十九條規則:“訴訟費用由敗訴方擔負,勝訴方自愿承擔的除外。部分勝訴、部分敗訴的,根據案件的細致情況決議當事人各自傲擔的訴訟費用數額。共同訴訟當事人敗訴的,根據其對訴訟標的的利害關(guān)系,決議當事人各自傲擔的訴訟費用數額。”
       4據實(shí)肯定訴訟保全數額,減少訴訟保全保證金的數額以及減少預交訴訟保全費。
       訴訟保全的數額與的標的不是一回事,申請人應根據控制的被申請人的財富線(xiàn)索,合理肯定保全的數額,否則不但要多預交訴訟保全費,還要多交納訴訟保全保證金。
       (1)《最高關(guān)于辦理財富保全案件若干問(wèn)題的規則》(法釋〔2016〕22號)第五條:
“依照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規則責令申請保全人提供財富保全的,數額不超越央求保全數額的百分之三十;申請保全的財富系爭議標的的,數額不超越爭議標的價(jià)值的百分之三十。”
       (2)《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十條:“當事人依法向申請下列事項,應當交納申請費:
       (一)申請執行發(fā)作法律效能的判決、裁定、調解書(shū),仲裁機構依法作出的判決和調解書(shū),機構依法賦予強迫執行效能的債權文書(shū);
       (二)申請保全措施……”
       5合同期限屆滿(mǎn)前,債務(wù)人明白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示不實(shí)行合同義務(wù)的,出借人可以懇求對方在實(shí)行期限屆滿(mǎn)前承擔違約義務(wù)。
        換句話(huà)說(shuō),出借人可以在合同實(shí)行期限屆滿(mǎn)前債務(wù)人,而不用等到實(shí)行期限屆滿(mǎn)后再去,這樣可能會(huì )錯失的最佳時(shí)期。
       《中華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完成合同目的;(二)在實(shí)行期限屆滿(mǎn)之前,當事人一方明白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標明不實(shí)行主要債務(wù);(三)當事人一方遲延實(shí)行主要債務(wù),經(jīng)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實(shí)行;(四)當事人一方遲延實(shí)行債務(wù)或者有其他違約行為致使不能完成合同目的;(五)法律規則的其他情形。”
       第一百零八條規則:“當事人一方明白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示不實(shí)行合同義務(wù)的,對方可以在實(shí)行期限屆滿(mǎn)之前懇求其承擔違約義務(wù)”。